(本文引用自香港文章。因為版權關係,僅能部分節錄。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照原文


有人問說「突然想到,應該要給醫師拍拍手一下,因為我的好朋友也覺得我的臉有在持續進步,而且她們針對這位皮膚科醫生可以忍受特殊病人這種神經兮兮的個性感到相當不容易,所以叫我要給醫生拍拍手,醫師..感謝您


關於酒糟其實我還是有很多不解,我想到類固醇既然是兩面刃,而且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遺症(例如酒糟無法收拾),為什麼許多皮膚科醫生在皮膚有問題時,第一線用的藥物一定是這東西?


我自酒糟發病以來,搜尋過很多文章,都會說到酒糟或其他疾病因為初期使用類固醇藥物控制,然後到後來很慘之類的文章(當然這是病患寫的,也許需要平衡報導,但因為也發生在我身上了),連醫生都跟他說他沒辦法(每每看到這個詞句,我就會覺得這麼絕望的用詞,從專業人員的口中說出來是有多麼的令人害怕),而且醫生往往沒有做詳細的衛教,然後給藥的護士也潦潦草草


另外關於現在微血管敏感,其實真的很困擾。因為悶熱的環境不能去,所以我都呆在家裡吹冷氣,表情我也不敢做。更奇怪的是我發現如果我低頭,就會爆紅。這~因為相關文獻寫說關於血管擴張在醫學上是不可逆的,那如果表皮與真皮的狀況改善了,這種情形會不會減低?還是他指的血管擴張不可逆是指浮在臉上的那些蜘蛛網?


也許,等到我心理與皮膚的狀態比較回覆正常以後,我會試著把這一陣子的治療心得,與跟醫師討論的一些內容,做個比較有系統的整理。也許這樣能夠幫助其他人在這個過程當中找到適當的醫療」


這樣的問題,我的想法是:


「類固醇既然是兩面刃,而且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遺症(例如酒糟無法收拾),為什麼許多皮膚科醫生在皮膚有問題時,第一線用的藥物一定是這東西?」=>這是一個好問題!


其實,身為皮膚專科醫師,我必須很清楚地告訴各位敏感性肌膚或是初級酒糟(這二者的臨床差異其實不大;學理上,前者是肌膚受刺激後表現出來的無症狀炎反應,後者是一種原因不明的表皮血管發炎;實務上二者往往症狀相關~,在開始的時候都以表皮濕疹(皮膚發炎)作為初步表現,醫師當然會以類固醇作為首次治療


這樣的治療方式,肇因於醫師對疾病的「對抗式治療觀念(allopathy)」西方醫學自從發現疾病的來源與細菌大有關係之後(<=Robert Hooke發明了顯微鏡),「減少與避免致病因子,或者處理致病因子引發的刺激現象」成為西方醫學的思考模式。


(最近接觸到一些「順勢療法(homeopathy)」的理論節刪


問題未必出在「醫師以類固醇治療濕疹」這個部份,而是出在「醫師只會以類固醇治療濕疹」。後者的意思節刪無論是醫師「出問題」,還是病患「出問題」,疾病本身都沒有痊癒的機會醫師常常抱怨病患不配合,其實醫師也需要「好好地配合病程進行,對病患做仔細解釋」才行吧如果沒有做到這一點,很輕易地說「沒辦法」,就像十多年來的肥皂劇一樣病患急救後,某某醫師出來對家屬說:「我們盡力了


現實中,這是無法被接受的節刪

    全站熱搜

    doctorskin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