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說明:


對於佛經,我一向不敢補充。


冒昧補充的是:在部落格與微博上溝通邏輯甚久,遇到許多「心意甚為堅定的人」。後來我就沒法子理會了。當時有許多人問我:為什麼不再理會,我沒有回答。


這次又有格友回應,說拿「皮膚應當休息」的十四天不洗臉」與他人溝通,這位「他人」完全不理會,還強詞奪理該格友「為他十分焦慮、著急」。


想起佛經中的一段故事


北傳《雜阿含經》(九○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有調馬聚落主來詣佛所。恭敬問訊。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調馬聚落主。調伏馬者。有幾種法。


聚落主答言。瞿曇。有三種法。何等為三。謂一者柔軟。二者剛強。三者柔軟剛強。


佛告聚落主。若以三種法。馬猶不調。當如之何。聚落主言。便當殺之。


聚落主白佛言。瞿曇。無上調御丈夫者。當以幾種法調御丈夫。


佛告聚落主。我亦以三法調御丈夫。何等為三。一者柔軟。二者剛強。三者柔軟剛強。


聚落主白佛。瞿曇。若三種調御丈夫。猶不調者。當如之何。


佛言。聚落主。三事調伏猶不調者。便當殺之。所以者何。莫令我法有所屈辱。


調馬聚落主白佛言。瞿曇法中。殺生者不淨。瞿曇法中不應殺。而今說言。不調伏者。亦當殺之。


佛告聚落主。如汝所言。如來法中。殺生者不淨。如來不應有殺。聚落主。然我以三種法調御丈夫。彼不調者。不復與語。不復教授。不復教誡。聚落主。若如來調御丈夫。不復與語。不復教授。不復教誡。豈非殺耶。


調馬聚落主白佛言。瞿曇。若調御丈夫不復與語。不復教授。不復教誡。真為殺也。是故我從今日。捨諸惡業。歸佛.歸法.歸比丘僧。


佛告聚落主。此真實要。


佛說此經已。調馬聚落主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從坐起。作禮而去。


北傳《雜阿含經》第九○九篇聚落主相應品


我是這樣聽說的:


當時佛陀正駐錫在王舍城竹林精舍內。有一位居士,職業是馴馬師,來到佛陀面前恭敬地問候,便坐在一旁聽佛說法。


佛陀便問這名馴馬師:「請問你平常馴練馬的時候,有幾種方法?」


馴馬師回答:「佛陀,我平常馴練馬的方法一共有三種,分別是:鼓勵誘導的柔軟方法、強硬嚴格的剛強方法、及軟硬兼施的中性方法。」


佛陀接著問:「如果這三種方法都沒有辦法將馬馴練好,你會怎麼處理這匹馬呢?」


馴馬師回答:「如果這匹馬是如此桀傲不馴、頑劣不堪的話,那留著它也無益,我只好放棄它,將它給宰了。」


馴馬師反過頭來問佛陀:「佛陀,『調御丈夫』是您的特質,請問您又是以幾種方法來教導眾生呢?」


佛陀回答:「我跟你用馴練馬的方法一樣,也是用三種方法來啟迪眾生的心智。這三種方法分別是:鼓勵誘導的柔軟方法、嚴格訶斥的強硬方法、及軟硬兼施的中性方法。」


馴馬師問:「那如果這三種方法都行不通的話,該怎麼辦呢?」


佛陀回答:「為了不使『法』的價值受到辱沒及貶抑,我只好把這名眾生給殺了。」


馴馬師聽後感到非常的不解,問道:「咦?佛陀不是一向主張不殺生嗎?並說殺生是惡業,為什麼您今天會說:『如果有不能調伏的眾生,只好把他給殺了』?」


佛陀回答:「誠如你所言,在如來的教法中一向主張『不殺生』,殺生也的確是一種惡業,然而當如來以種種善巧方便教育眾生的時候,若遇有眾生就是不受教,那麼如來將不再理會他,也不再好言相勸,更不再訶斥勸誡,對於這樣的眾生豈不等於是斷送了他向善及解脫的機會嗎?豈不等於是把他給殺了一樣?


馴馬師聽後便說:「誠如佛陀所言,若是佛陀不理會我,不再對我說法,也不再勸戒我,那就等於把我給殺了一般,所以我願從現在起,捨棄一切的惡業,誠心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佛陀說:「善哉,這真的是很重要!」


馴馬師聽完佛陀的說法後,滿心歡喜的離去。


部落格設置目的:


        ,只做對的事!為了幫助更多患者,極希望獲得高手們的分享。如果您對某種治療非常有把握與醫學證據,請告訴我們。會謹慎地評估,並且協助建立該治療方案的肌膚監測原則與大力推廣


        專業敏感/酒糟/玫瑰痤瘡肌膚治療機構;特別是錯誤雷射/激光/醫美/保養品後反黑、發炎、脫皮、粉刺與紅腫、敏感問題


        想定期獲得真正的醫學美容與保養品訊息?請訂閱本部落格這裡還有「微博答客問」欄目開通說明更多影音視頻檔請按這裡


補充閱讀:


敏感/酒糟肌膚的自我療護談「十四天不洗臉」的自然醫學學理猜想 2011-03-15 21:27

    全站熱搜

    doctorskin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