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應為香港瑞昇總公司版權,僅部分引用。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照原文


酒糟治療久了,遇到形形色色的案例。雖然「自然醫學邏輯絕對是正確的」,還是會遇到「走一走、非常感謝」、「走一半、喊腳痛」與「還沒走,先擔心」的幾種反應。


把這幾個回應與來往公佈出來,希望讓目前酒糟/敏感性肌膚還在觀望/掙扎的朋友理解:排除的辛苦與強度也許輕、也許重,但是這個過程是必然且必須的。如果您心中對於自然與抑制療程的優、缺點還無法完全理解,也許可以從這些朋友的來往中,得到一些端倪~


首先是快樂的案例(摘自信任才會開心=談「醫德」形成;醫與病的相互依賴):


剛剛看完某位特別從外地到台北求診的朋友;一位蠻漂亮的新手媽媽,承受了二十年的乾燥與發癢,看遍了中醫與西醫(<=應該是「鬆鬆散散地看」);第一次門診後,我們希望「讓皮膚休息,停止使用過去的保養品/清潔品」。第二次門診,明顯看到皮膚的自我排除狀況後,我們給了活化敷面。然後(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照原文


接下來是不快樂的案例(摘自酒糟肌膚變健康=即使雷射磨皮摧殘」,十四天就能快速復元):


(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照原文


這幾位是「還沒走、就擔心」:


主題:酒糟/酒糟/敏感性肌膚解答之五十四=我只想要回健康的肌膚!


醫師說:「染料脈衝雷射可以徹底解決泛紅敏感」!?


去看醫學美容診所,想要治療粉刺=奇摩知識家問題回答


一位酒糟來診朋友的回應


(各篇文章中都有相關回答,還請自行點閱各文;以下是主要精神)


主題:酒糟/敏感性肌膚解答之五十七=酒糟與敏感性肌膚的「再分類」


藉著這個「再分類」,我們希望提出「酒糟與敏感性肌膚的較簡單療法」。「較簡單」某個意義上也可以等同為「較便宜」的意思,「較便宜」就可以造福更多人。這樣的「發展」應該感謝許多人—任何一個治療,都會在不斷的劑量拿捏與嘗試中,漸漸找到有意義的規律(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照原文

    全站熱搜

    doctorskin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