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在海外,想要訂閱本部落格電子報,以便更方便地閱讀全文/超連結,煩請點擊這裡


論壇發表了循序漸進,肝斑完封!2010肝斑治療心得總結,多位醫師「看不懂卡斑是什麼?」(這個部份,我已經著手寫文章了;只是稿債比時間還多時間比體力還多),有位醫師wellcome2046給了下列回應,完全是預期中的可能:


醫師,您的研究很有創意,但我感覺你的很多觀點,只能用你自己的「理論」來解釋。


也許得道的大醫師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論體系,就像一些名老中醫一樣,他們已 經通過多年的臨床,建立了自己的一套體系,外人是很難懂的,也不能模仿。


恕我直言,您的很多理論,讓人看了之後的確有如墜「雲裏霧裏」感覺,不過很多經驗的確 有借鑒意義。


個人淺見,請恕冒犯。


您說的很有道理!


四年前,當我還是「雷射名醫」的時候,遇到一個「很奇怪、無法解釋的反黑」。一位「經過某主任名醫飛梭治療肝斑後,整整反黑十四個月」的案例找到我,我用「非常自豪」的靚顏光努力了一個多月,加上果酸、左旋C、乳醣酸、胺基酸、凡士林保鮮膜加上尋遍幾個非常大的國際品牌在知識與技術協助(當時我是他們的外部顧問),最後「暫停」在水楊酸之上,我才確定「這個人不是反黑,是結痂」。


這個「十八個月的薄薄結痂始終不脫落」問題困擾我許久,最後在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找到答案。


當年給我答案的人,只說了一句話;老實說,當年我覺得「這句話在道理上一點都不合理


他說:「這個人的薄痂無法溶解,是因為他已經不會出油、出水了」。


我覺得他亂說!可是他竟然在七個月內幫助那位病患改善了七成反觀我們這二位所謂「主任級名醫」,用了十八個月的時間,卻只有「治絲欲棼」!?


這個人的薄痂無法溶解,是因為他已經不會出油、出水了


對於 皮膚科 醫師來說,「皮膚會出油、出水」簡直是天經地義的道理,「怎麼可能會有皮膚不會出油、出水」?


四年後回頭看這段往事,我可以這樣告訴您以下的「推論」(是邏輯演繹,不是推測):


        皮膚科醫師承認皮膚會自行出油、自行出水


        皮膚科醫師承認皮膚會出現粉刺,而且數量「可以不少」


        皮膚科醫師承認「粉刺是堵塞毛孔的角質與皮脂腺的混合體」,換句話說,「粉刺會堵塞毛孔」是我們承認的事實。這個「堵塞」,可能是「部分堵塞」,也可能是「完全堵塞」


        邏輯上,如果有可能出現「完全堵塞某一個毛孔」,就有可能出現「完全堵塞全部毛孔」


        既然同意「邏輯上,可能出現全部毛孔堵塞的案例」(無論機率多小),就必然出現「無法出油、出水的案例」,因為「所有的油孔、水孔都被堵塞了」。


        既然「所有油孔、水孔都被堵塞」是可能的,因此一個存在十八個月的薄痂(當時我想不明白的「困境」)當然是可能的


所有的知識都擺在那裡,但是需要重新思考、重新「貫串」


這不是「自己的理論體系」,而是經過深思後,得到的「正確體系」。這就是我喜歡「醫學」的地方「沒有誰的理論是天王!只要把病人治好,就是對的;把病人搞壞,就是錯的!


在人文科目中,或許會有「大師」之類的「學霸」;但是科學科目中,只有對的才會是對的無論18世紀的天主教宗如何認為,「地球就是繞著太陽轉!」


這就是醫學有趣的地方。


還有許多類似的「斷裂知識」


這次在珠海我想跟 許多 醫師分享這些「深思後的反省」;將來有機會,也會一點一滴的寫出來與各位分享(許多想法都是「臨機產生」,過了那個場景,忽然就忘記了)。


您說的事,我很清楚。現在的皮膚科學有些「斷裂的盲點」,如同上述的例子,所有的知識都清楚地擺在那裡,但是我們沒有將之連貫起來,於是出現許多的錯誤盲點


這是我的心得,源自於臨床「撞到牆之後的反省如果可以提到什麼「自豪」,對於自己「願意一直緩慢看診」、「願意一直仔細溝通」、「願意一直反覆對初診病患詳細說明」、「醫病溝通很不錯,容易得到患者訊息回饋」、「更多的訊息,才有可能發現自己的盲點」、「願意撞到牆之後承認,並且用力找答案」這麼多年的時間,這樣的「初發心」從不改變,倒是自己比較安慰的地方


補充閱讀:


論壇的2010年黃褐斑治心得總


循序漸進,肝斑完封!2010肝斑治療心得總結


所謂


臺灣與廣東(珠海)兩地皮膚病學術論壇公告

    全站熱搜

    doctorskin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